張新民:無法忍受沒有閱讀的生活

發布時間: 2017-07-28 瀏覽次數: 680

    20177月25日《貴州都市報》、貴州都市網《貴州都市報》數字報以“張新民:無法忍受沒有閱讀的生活”為題,刊載對貴州大學必威官网亚洲 榮譽院長張新民教授訪談。全文如下:

    書房主人——張新民,字止善,號迂叟,1950年3月生於貴陽。貴州大學教授、中國史學會理事、中國孔子學會理事、國際儒學聯合會理事、貴州省儒學研究會會長。長期從事中國思想文化史、曆史文獻學、區域史的教學和研究工作,撰有《貴州地方誌考稿》、《貴州:學術思想世界重訪》、《陽明精粹·哲思探微》等多種學術專著,整理點校《黔誌》、《黔遊記》等多種古籍,主編《黔靈叢書》、《天柱文書》(22冊),創辦大型學術刊物《陽明學刊》、《人文世界》,發表論文300餘篇。

本報記者 趙毫 攝影報道

    早年,張新民先生曾將讀書、寫作、遊曆視為人生的三大理想,並計劃各占生命時間的三分之一。但仔細回想,他發現自己盡管筆耕不輟,實際上大部分時間還是花在閱讀上。閱讀停不下來,書籍也在不斷增加,如今已積累圖書兩萬餘冊,除了三個裝得滿滿當當的書房,家裏各處也擺滿了書,閱讀成了生活的重要內容。先生本名張新民,字止善,其名為父親取自《大學》開篇:“大學之道,在明明德,在親民,在止於至善。”可以說,這既是他的學術追求,也其人生理想。而無論是學術還是人生,都與兩個字密不可分——閱讀。

讀經典,猶如與古人執手同遊

    每天清晨四五點鍾,張新民便開始自己一天的早課——靜坐。他心無雜念,讓自己的內心平和而敞亮,然後在晨光中開始一天的閱讀生活。“幾十年來,我已經形成了固定的作息規律,早上閱讀,中午稍事休息,下午寫作,晚飯後散散步,臨睡前翻翻報刊雜誌,既放鬆精神,也了解學術前沿動態。”采訪中,他如此介紹自己一天的時間安排。

    談起個人的閱讀史,張新民深感閱讀好似在波光粼粼的大海中暢遊,書中的養料一一融進血脈,很難再有個體麵貌了。“閱讀‘二十四史’,能涵養曆史智慧;閱讀儒家、佛家的經典,能獲得形上的智慧。”他興致勃勃地舉例,如《論語》是心靈之間的直接對話與碰撞,句子充滿生命活力,循循善誘中內含溫暖人心的氣息,讀之既感親切又受啟發;讀《孟子》,則浩然之氣躍然紙上,內心的大丈夫氣也自然而然地被激活,春風潤物般內化在生命中;而《壇經》、《大乘起性論》、《華嚴經》、《法華經》等佛教經典,更可涵養心性。

    幾十年來,閱讀已成為張新民的生活習慣,他感到沒有閱讀的生活簡直就是一片蒼白,無法忍受。“宋朝大詩人黃山穀說:‘三日不讀書,便覺語言無味,麵目可憎’。如果你習慣了長期閱讀,某天突然中斷,對這話就會深有感觸。”先生結合自己的閱讀體會說,閱讀確實是免掉俗氣,免於庸俗,免於膚淺最便捷也最有效的方法,能在潛移默化中改變個人的精神氣質。因為閱讀時個人的生命狀態就浸泡在相應的文明傳統中,與其中的正麵價值合二為一,人格氣象自然也就大不一樣。

    張新民表示,正是有了書籍,我們今天才能聆聽兩千多年前孔子等先賢的教誨,也才能吸取同時期古希臘哲人的思想。通過自由選擇和閱讀,我們獲得人類思想、智慧的結晶,並在交流和傳播過程中不斷豐富和發展,拓寬我們的視野,增加知識量,提升智慧。“可以說,人類的進步不能沒有書籍支撐,如果把書籍從生活中抽離出去,那整個人類社會的曆史就會陷入空白,什麼都得從頭開始。”望著書房中滿壁的書架,他深有感觸地說。

    “你活在文明的大傳統中,但又麵臨古人未曾遭遇的問題,這就需要自己思考和解決,得從浩瀚的知識海洋中調動資源,來思考現實中的具體問題。”張新民的感受是,讀了經典,就像與古人執手同遊,走到哪裏,看到什麼,就會想起他們的言語,從而引起自己的思考。他認為,要把書讀活,不僅將書中有益的養分融入自己的思考中,同時還需知行合一,轉識為智,積極探索新知,解決當下難題,這就意味著,不僅繼承,還要創新。

透過文字,吸取作者的思想和智慧

    張新民的閱讀量令人驚歎。他說,自己寫作《貴州地方誌考稿》時,整天泡在省圖書館,持續一年之久,將三百餘部貴州地方誌都通讀一遍,《遵義府誌》、《貴陽府誌》等,都是近百萬字的大書。因為要寫提要,必須得一部部認真閱讀,還要對亡佚的誌書進行考證,工作量可想而知。此外,也要讀讀“四書五經”、“二十四史”、先秦經典,了解學術前沿動態,在此基礎上思考和寫作。“讀書和寫作就是一桶水和一杯水的關係,所謂‘書到用時方恨少’,如果沒有幾百萬字乃至上千萬字閱讀量的儲備,要寫出有創新性的學術文章,其實是很難做到的。”他說。

    較之通過閱讀獲取信息和知識,張新民更重視獲取背後的思想和智慧。他舉例說,如王陽明的《傳習錄》,其對話體的表達富有生機,讀起來也親切容易,但不要以為如此就讀懂了,一定得揣摩,文中為什麼那樣問,又為什麼這麼答,隻有明白了其具體的針對性,才能真正獲益。他建議,讀《傳習錄》一定要結合錢德洪所編的《王陽明年譜》,隻有了解陽明的生平和思想變化,才會明白書中為什麼那麼說。“王陽明是心學家,因此書中並不提供很多具體的知識,而是針對生命的弱點、人性的一些病象,撥雲見日地給你點撥,點醒心性,打掉惡劣習氣,從而變換氣質,提升境界,還你一個幹淨的靈魂,恢複光明的人性本體。”他強調,這樣的書籍是生命的學問,所以讀的時候,需要反觀內省,慢慢提高修養和境界,而不是以獲取知識為目的。

    此外,張新民還主張以全麵的視野進行閱讀。他說,古代文史哲不分家,如司馬遷的《史記》,就不僅堪稱中國最好的曆史學著作和文學著作,同樣也可作為哲學書來讀,甚至可開啟哲學思考。“文史哲本來是不分家的,但五四新文化運動後,分科越來越細,有的人做文學不管曆史,做曆史不管哲學,這樣一來,搞哲學的寫東西往往空,搞文學的寫東西往往泛,搞曆史的寫東西往往淺。那我們是不是可以綜合起來思考呢,研究曆史時關注史實中的哲學向度,研究哲學時也關注具體的曆史經驗,注意思想義理在曆史文化中的落實與展開,寫作時有深厚的文學修養,能做到文筆優美,意蘊豐富,讓文章更加耐讀。”張新民表示,其實這樣的觀點一直為古人重視,如清代桐城派要求把義理、考據、辭章三者統一起來,即把哲學、曆史、文學相統一,寫文章時,事實上求真,義理上求善,表達上求美。這,就是現代人常說的“信、達、雅”。他建議,現在學科細分了,那最好讀一部公認的中國文學史、中國通史、中國哲學史,以此奠定自己的閱讀基礎。

書海無涯 精讀很重要

    在張新民看來,每個人除了需要讀自己的專業書,爭取成為該領域的佼佼者,更需要根據自己的興趣選擇性地閱讀,以涵養個人的生活情趣和審美訴求。在此意義上,他把閱讀分為幾種類型,一是廣泛閱讀,了解一般知識;二是查閱式閱讀,如借助《漢語大字典》、《辭源》、《辭海》等工具書查閱不懂的字詞、典故、地名等;三是有興趣地閱讀,以此來豐富自己的人生,如喜歡文學、戲劇、書法等,都可以閱讀相關書籍。

    此外,張新民格外看重精讀。他表示,人的生命有限,而書籍是無限的,不可能把自己耗在一般閱讀上,因此要精讀。所謂“法乎其上,得乎其中;法乎其中,僅得其下”,讀一流的書,可能成為二流人物;讀二流的書,不過就是三四流人物;讀三四流的書,那肯定不入流了。如果讀的都是一些娛樂或淺薄的書,那怎麼能獲得智慧,又怎麼能變成國家的棟梁之才呢?“當然,某些書還得選擇好的版本,如八九十年代沒有電腦,我為了一本書曾跑遍全國大圖書館,甚至專程到北京看微型膠卷,並在閱讀時做讀書卡片,積累了整整一大箱。”言談中,張新民拉開抽屜,一張張泛黃的讀書卡片密密排列著,仿佛一下把時間拉到了過去。

    如何選擇經典呢?張新生建議選擇已經公認的那些典籍,或者與師友一起討論,而不能把時間浪費在漫無目的的選擇上。他表示,這種書難讀,但讀一本就收獲一本,甚至抵得上十本二十本,啃下了一本,其它很多困難也就渙然冰釋了。“所謂‘一經通,一切經通’,意思就是真正懂了一部經,那其他的經自然也會懂。曾國藩曾說,讀書如打仗,得安營紮寨,一點點啃下來。對於真正經典的東西,不是讀一遍兩遍,而是要讀十遍二十遍。”他說,古人讀“四書五經”,那都是十遍百遍的,都能倒背如流;自己讀王陽明,就把《王陽明全集》都翻爛了,翻爛又再買一本。

    在他看來,精讀的過程就是內化的過程,所謂“熟讀唐詩三百,不會作詩也會吟”,如精讀幾本哲學書,把外在的知識轉化為自己的智慧,那思考問題自然就深刻了,對人生、社會現實自然就看得更準,能把握時代與人生,而不是人雲亦雲,總跟在別人後頭。這樣,獨立思想和自由精神自然也就有了。相反,如果隻是看過而沒精讀,那李白還是李白,杜甫還是杜甫,都是外在的知識。“你聽了高雅的音樂,養成了聽高雅音樂的習慣,自然就會抗拒低俗的音樂;你讀了好書,培養了良好的心性,即便到土匪窩也不會變壞。”采訪結束時,張新民如此強調讀書的好處。

 
 
版權所有:貴州大學必威官网亚洲 (陽明文化研究院)    

電話:0851-83623539 傳真:0851-83620119 郵箱:whsy@gzu.edu.cn

地址:貴州省貴陽市貴州大學(北區)必威官网亚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