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陽明詩話》專欄之三:王門弟子保幼孤

來源:貴陽晚報 2020年04月28日 版次:A08 作者:趙永剛 經作者授權轉載

發布時間: 2020-04-28 瀏覽次數: 10

    2020428日《貴陽晚報》第A08版“孔學堂”刊載貴州大學文學與傳媒學院副教授、中文係主任,貴州省《紅樓夢》研究會副會長、貴州省儒學研究會常務理事、貴州大學中華傳統文化與貴州地域文化研究中心兼職研究員趙永剛博士“《陽明詩話》專欄之三:王門弟子保幼孤”。編者按及全文如下:


    

    王陽明龍場悟道是貴州學術發展史的輝煌篇章,也是中國學術發展史的巨大轉折。陽明文化是中華優秀傳統文化的重要組成部分,弘揚陽明文化既有深遠的學術價值也有強烈的現實意義。

    目前陽明文化研究主要集中在哲學領域,對於陽明彪炳千秋的曆史貢獻與文學成就之研究尚顯薄弱。有鑒於此,本報特邀趙永剛博士開設王陽明詩話專欄,以王陽明詩歌為中心,采用詩史互證、詩思互鑒的研究方法,呈現王陽明豐富多彩的心靈世界,敘寫王陽明波譎雲詭的傳奇人生,論述王陽明超凡入聖的心學智慧。


 專欄作者簡介

    趙永剛,文學博士,現為貴州大學文學與傳媒學院副教授、中文係主任、碩士研究生導師。學術兼職有貴州省《紅樓夢》研究會副會長、貴州省儒學研究會常務理事、中華詩教學會理事、北京曹雪芹學會理事等。

    出版學術專著《王陽明年譜輯存》、《中國古代文學傳習錄》、《清代文學文獻學論稿》、《杭世駿年譜》等。

 

    元代紀君祥戲劇《趙氏孤兒》,講的是趙盾被奸臣屠岸賈陷害,趙氏一門被滿門抄斬。趙盾的兒媳婦莊姬公主產下遺腹子趙氏孤兒,屠岸賈喪心病狂,自然也不會放過趙氏孤兒。趙盾好友門客,為保存趙氏一脈骨血,提彌明、韓厥、公孫杵臼等先後慷慨赴死。

    草澤醫生程嬰將親生子換下趙氏孤兒,獻給屠岸賈,其子被屠岸賈殺害。外人卻都以為程嬰賣主求榮,趙氏孤兒已死。程嬰忍辱負重,攜其子(實則是趙氏孤兒)投入屠岸賈門下,並讓其子認屠岸賈作義父,由屠岸賈傳授其子文韜武略。其子成年之後,程嬰以實情相告,趙氏孤兒認祖歸宗,手刃屠岸賈,報仇雪恨,重振家聲。

    《趙氏孤兒》體現了中國人不畏強權的抗爭精神,也彰顯了中國人的俠義心腸。這則戲劇至今還是京劇舞台上的常演劇目,尤其是餘派的看家劇目,坤生孟小冬飾演的程嬰,是當年梨園行的絕唱。

    俠義精神,不絕如縷。王陽明死後,王門弟子為了保護王陽明幼子王正億,也上演了一出王氏孤兒的感人故事。

    嘉靖七年(1528)十一月二十九日,王陽明病勢危重,南安推官門人周積陪侍。王陽明淡淡地說:吾去矣!目睹此情景,周積淚如雨下,忙問遺言。王陽明微笑著說:此心光明,亦複何言?活音剛落,就瞑目而逝。一代大儒,光明磊落而去。王陽明的死,留給周積等門人無盡的思念,而對於王氏家族而言,尤其是隻有兩歲多的幼子王正億,簡直是滅頂之災。

    王陽明去世前四天,周積也曾向王陽明詢問過身後家事如何處理的問題,王陽明並沒有直接回答,隻是無奈地說:何須及此?孀妻弱子,王陽明何嚐不牽腸掛肚,隻是死去元知萬事空,身後是非,誰又能照管得來呢?

    果不其然,王陽明死後,王氏家難接踵而至,尤其是王正億的命運,更是風雨飄搖。

    王正億生於嘉靖五年(1526)十二月十二日,本年王陽明五十五歲,功成身退,老來得子,王陽明喜悅之情,不難想見。前輩老儒嚴謹、魏澄作詩祝賀,王陽明次韻兩首答謝,即《嘉靖丙戌十二月庚申始得子年已五十有五矣六有靜齋二丈昔與先公同舉於鄉聞之而喜各以詩來賀藹然世交之誼也次韻為謝二首》


其一

海鶴精神老益強,晩途詩價重圭璋。洗兒惠比金錢貴,爛目光呈奎井祥。

何物敢雲繩祖武?他年隻好共爺長。偶逢燈事開湯餅,庭樹春風轉歲陽。

 

其二

自分秋禾後吐芒,敢雲琢玉晩成璋。漫憑先德餘家慶,豈是生申降嶽祥?

攜抱且堪娛老況,長成或可望書香。不辭歲歲臨湯餅,還見吾家第幾郎?

 

    人生不如意事常八九,很多事情並沒有王陽明預想的那樣樂觀,他不僅沒有盼來正億之後再有兒郎降生,而且次年他奉命往廣西剿匪,這一次離開家,王陽明就再也沒有回來。王門弟子前往南安接回來的,卻是王陽明的靈柩。

    王門弟子風風光光地為王陽明辦了一場喪事,原本以為可以暫時平靜,殊不知,王氏家難卻愈演愈烈。

王陽明有六房妻妾,原配諸氏去世之後,還有五房,吳氏居長,王陽明在世時,弟子王艮建議立吳氏為主婦。母以子貴,王陽明卻打算立張氏。隻是張氏年齡最小,出身寒微,難以彈壓眾妾,故此王氏主婦始終未能確定。王陽明死後,弟子以年齒為序,擁立吳氏為主婦。這是一個錯誤的決定,那吳氏性格剛強,無容人之量,反而陷王正億母子於危難之地。

    王氏家難的導火索是遺產之爭。王陽明父子為官幾十年,留下巨額遺產,這筆遺產成了王氏家族姻親爭奪的焦點。尤其是王陽明的五位如夫人,圍繞家產爭得是不可開交,娘家人也參與進來,甚至還勾結地方官與鄉裏惡霸,聯合爭奪遺產。王陽明的繼母趙老太太、弟弟王守文、繼子王正憲不僅無力阻止,反而是趁火打劫,渾水摸魚。可憐那王正億母子,竟然被人鎖在院內長達一月有餘,與囚禁無異。王門弟子深感王正億母子危在旦夕,豈能坐視不管,紛紛挺身而出。王門弟子基本達成一致,必須保護王正億。因為王正億是王陽明唯一嗣子,不管是延續家族血脈,還是延續學術血脈,王正億都是王門弟子擁戴的不二人選。

    王門弟子的保孤運動,主要解決了以下三個問題,即王正億的婚姻問題、財產問題與教育問題。

    第一,聯姻黃綰,為王正億找到政治依靠。王氏不肖子弟之所以能聯合地方官欺壓王正億等,無非是王華、王陽明父子死後,王氏家族無人為官,且王陽明還在被人誣陷彈劾,王正億失去了政治庇護。因此,王門弟子認為,要徹底解決王正億的安全問題,必須通過家族聯姻,為王正億尋找政治保護傘。他們將王正億的未來嶽父鎖定在王陽明的早期弟子黃綰身上,黃綰與王陽明誼兼師友,兩人交情深厚,黃綰此時官南京禮部右侍郎,位高權重,足以保護王正億。嘉靖十年(1531),王門弟子錢德洪、王畿專程前往南京提親。黃綰欣然允諾,將次女許配給王正億,還把王正億接到南京撫養,王正億才終於脫離了家族威逼,有了更為寬鬆安全的成長環境。

    第二,分割財產,為王正億爭取經濟資源。在王門弟子的主持見證下,王正憲、王正億兄弟分家,並分割財產。財產分割清單一式三份保留,家中一份,王正億母親張氏一份,黃綰一份,待王正億成年之後,將此財富移交王正億,保證了王正億的財產安全。

    第三,擇師王畿,為王正億選擇經師人師。王門弟子為王正億選定王畿為師,王畿是王門龍象,能得陽明學精髓,不僅是學術超群的經師,也是人品高潔的人師。王畿視王陽明為孔子,視王正億為孔鯉,為延續師門學術傳統,王畿對王正億的教育極其負責,王畿以子貢、程嬰自期,正所謂塚上誰憐築室心,山中徒抱存孤義

    牟宗三先生曾說,師生之間是慧命相接。如果說父子之間,延續的是血緣生命,那麼,師生之間,延續的就是文化生命。王門弟子的保孤運動,不僅延續了王陽明的血緣生命,而且延續了王陽明的文化生命。王正億能夠健康成長,承襲爵位,繼承王家書香傳統,無疑是俠義智慧的王門弟子之功勞。

趙永剛

 

圖文收集與編發:必威官网亚洲 (陽明文化研究院)中華傳統文化與貴州地域文化研究中心 辦公室

 
 
版權所有:貴州大學必威官网亚洲 (陽明文化研究院)    

電話:0851-83623539 傳真:0851-83620119 郵箱:whsy@gzu.edu.cn

地址:貴州省貴陽市貴州大學(北區)必威官网亚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