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陽明詩話》專欄之四:金山寺詠月驚龍

來源:《貴陽晚報》2020年05月05日 版次:A07 作者:趙永剛 經作者授權轉載

發布時間: 2020-05-05 瀏覽次數: 10

    202055日《貴陽晚報》第A07版“孔學堂”刊載貴州大學文學與傳媒學院副教授、中文係主任,貴州省《紅樓夢》研究會副會長、貴州省儒學研究會常務理事、貴州大學中華傳統文化與貴州地域文化研究中心兼職研究員趙永剛博士“《陽明詩話》專欄之四:金山寺詠月驚龍”。編者按及全文如下:

    王陽明龍場悟道是貴州學術發展史的輝煌篇章,也是中國學術發展史的巨大轉折。陽明文化是中華優秀傳統文化的重要組成部分,弘揚陽明文化既有深遠的學術價值也有強烈的現實意義。

    目前陽明文化研究主要集中在哲學領域,對於陽明彪炳千秋的曆史貢獻與文學成就之研究尚顯薄弱。有鑒於此,本報特邀趙永剛博士開設王陽明詩話專欄,以王陽明詩歌為中心,采用詩史互證、詩思互鑒的研究方法,呈現王陽明豐富多彩的心靈世界,敘寫王陽明波譎雲詭的傳奇人生,論述王陽明超凡入聖的心學智慧。

專欄作者簡介

    趙永剛,文學博士,現為貴州大學文學與傳媒學院副教授、中文係主任、碩士研究生導師。學術兼職有貴州省《紅樓夢》研究會副會長、貴州省儒學研究會常務理事、中華詩教學會理事、北京曹雪芹學會理事等。

    出版學術專著《王陽明年譜輯存》、《中國古代文學傳習錄》、《清代文學文獻學論稿》、《杭世駿年譜》等。

 


    王陽明的出生很有傳奇色彩。成化八年(1472)陰曆九月三十日,浙江餘姚的秋末,已涼天氣未寒時。

    據傳,王陽明的奶奶岑氏夢見一位神仙,乘著五色祥雲,從空中緩緩降落其家中。這神仙將懷中嬰兒授予岑氏,並對岑氏說,王家耕讀持家,忠孝積善,汝對舅姑竭誠孝敬,兒媳鄭氏對汝亦孝順殷勤,汝家忠孝感天,故賜汝麒麟之子,好生撫養。鄭氏匍匐跪拜謝恩,接過嬰兒,待要低頭看時,那嬰兒一聲清脆響亮的啼哭,把岑氏驚醒,才發現是黃粱一夢。

    可是那嬰兒啼哭之聲,不僅岑氏聽得真切,老伴兒王倫也被這啼哭聲驚醒。兩人正在納罕之時,家中仆人氣喘籲籲跑來報喜,說兒媳鄭氏生了一個大胖小子。

    老兩口樂不可支,急忙去鄭氏住處,岑氏從內室把孫子抱出來給王倫看,還把剛才的夢境告訴了王倫。王倫是飽學之士,自然知曉此夢乃是祥瑞,喜悅之情,溢於言表。

    岑氏說,兒子王華還在外地坐館教書,你就給孫子起個名字吧。

    王倫略微沉吟,說五色瑞雲,神仙授子,就叫王雲吧。

    王雲降生的故事,慢慢在餘姚傳播開來,鄉裏人添油加醋,越傳越神奇,不僅對王雲刮目相看,還把王雲降生的那座樓稱之為瑞雲樓。

    遺憾的是,幼時的王雲卻讓家人與鄉鄰備感失望,且不說頑劣調皮,最讓家人揪心的一件事,就是五歲的王雲,還不會開口說話,家人憂心如焚,都擔心王雲是啞巴。

    有一天,王雲與小夥伴在院中嬉戲,家中突然來了一位慈眉善目的高僧,高誦佛號。在簷下讀書的王倫趕忙過來見禮,高僧合十還禮。高僧目光投向了一群兒童之中的王雲,過來撫摸著王雲的小腦袋,笑著說,好一個孩兒,可惜被道破了天機。說完,高僧飄然而去。

    王倫反複揣摩高僧的話,終於明白了其中的深意。王倫跌足長歎,說糊塗糊塗,我取的名字,泄露天機,招搖張揚,險些害了孫兒。幸虧高僧指點,何不為孫兒更改名字?

    王倫翻閱《論語·衛靈公》,讀到知及之,仁不能守之,雖得之,必失之。知及之,仁能守之,不莊以蒞之,則民不敬。知及之,仁能守之,莊以蒞之,動之不以禮,未善也。王倫高興地說,孫兒名字有了。

    王倫把孫兒叫到身邊來,笑著對孫兒說,從此刻起,給你更名為王守仁,你是否歡喜?孫兒說,謝謝爺爺。

    守仁這一開口,把王倫驚訝得半天沒回過神來,這可是孫兒五歲以來,第一次開口說話。聽聞此事,家人懸著的心也終於放了下來。

    王守仁不僅口齒伶俐,頑劣習氣也改了好多,一天還童聲童氣地背誦結廬在人境,而無車馬喧,煞是可愛。王倫說孫兒字尚不識一個,怎麼還會背誦陶淵明《飲酒》詩?守仁說,爺爺平日吟誦時,孫兒已經暗暗記在心裏,先前隻是說不來。原來王倫淡泊名利,胸中灑落,是隱士者流的人品,平日讀書最愛陶淵明、林逋,在其熏陶之下,守仁自然也能吟誦幾句。

    守仁父親王華常年在外教專館,教育守仁的任務,就落在了祖父王倫身上。守仁成年後,自號陽明山人,門人弟子就尊稱他為陽明先生,後世也多稱之為王陽明。王陽明早期詩歌受陶淵明影響很深,與其祖父詩學偏好是密不可分的。

    王陽明第一次表現出超群的詩才,過人的見識,是在十一歲那一年,途經金山寺之時。

    王陽明十歲的時候,父親王華高中狀元。次年,王倫帶領王陽明移家京城。路過鎮江金山寺,王倫與朋友飲酒高會,明月當空,長江如練,風吹衣袂,飄飄然有淩雲之誌。向僧人索要筆墨,打算賦詩言誌。

    筆墨齊備,王倫與朋友都還在吮毫思索,王陽明則拿起筆來,一揮而就,霎時間,一首七言絕句就寫成了。眾人齊來觀看,詩曰:

金山一點大如拳,打破維揚水底天。

醉倚妙高台上月,玉簫吹徹洞龍眠。

    眾人嘖嘖稱奇,讚不絕口,說好詩好詩。一人說,把金山比作仙人巨大的拳頭,一揮拳就能截斷長江巨浪,想象奇特,真有氣吞山河之勢!一人說,此詩妙在收結之處,酒醉仙人,背倚妙高台,橫吹玉笛,就能降伏這金山石洞中的毒龍,這是何等高明仙術?一人說,不是小侄酒後奉承,守仁世侄這首詩,氣象非凡,大有降龍伏虎手段,將來建功立業,封侯拜相,其功勳偉業,或許不在王華世兄之下呢。

    在眾人交口讚譽的喧鬧聲中,王倫隱隱約約聽到金山寺中玉磬叮咚,梵唄鏗鏘,又想起之前高僧警戒不可道破天機之言,忙沉下臉來,對王陽明說,孫兒不可胡鬧,此詩不佳,再作一首來看。並對眾人說,守仁妄引胡謅幾句前人陳言,諸位不可認真,一笑置之可也。

    年少逞才的王陽明似乎不太理解祖父的苦心,依然我行我素,刷刷點點,另一首七言絕句,不一會兒又寫了出來,不待眾人來看,自己就得意洋洋地吟誦出來,詩曰:

山近月遠月覺小,便道此山大於月。

若人有眼大如天,還見山小月更闊。

    吟誦之聲剛落,又引來眾人一片讚譽之聲。一人說,此詩可比肩不識廬山真麵目,隻緣身在此山中。一人說,何人有眼大如天?不是凡人是仙人!守仁世侄,果真不愧瑞雲之兆。

    提起瑞雲樓的往事,王倫更為警覺,忙說,這首歪詩,也是從李賀《夢天》遙望齊州九點煙,一泓海水杯中瀉襲用而來,諸位不要被小童狡黠蒙騙。

    王陽明不理解祖父為何對自己如此貶抑,垂下頭來,悶悶不樂。酒宴散後,王倫送走客人,慈愛地對陽明說,孫兒詩才超群,境界高妙,隻是露才揚己,終不如韜光養晦,孫兒將來遇挫折,就會明白其中道理了。

    王陽明氣質中天然稟賦的狂者氣象,日後也確實給他帶來了諸多磨難。金山寺詠月驚龍,王陽明後來平定寧王朱宸濠叛亂,安定乾坤,獲封新建伯,降龍伏虎的手段,在金山寺早已初露端倪。


趙永剛


圖文收集與編發:必威官网亚洲 (陽明文化研究院)中華傳統文化與貴州地域文化研究中心 辦公室

 
 
版權所有:貴州大學必威官网亚洲 (陽明文化研究院)    

電話:0851-83623539 傳真:0851-83620119 郵箱:whsy@gzu.edu.cn

地址:貴州省貴陽市貴州大學(北區)必威官网亚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