譚德興:憶《貴州文史叢刊》主編貴州大學張啟成先生

發布時間: 2020-05-08 瀏覽次數: 33

作者:譚德興

貴州大學文學與傳媒學院教授、貴州大學中華傳統文化與貴州地域文化研究中心兼職研究員

 

    我的第一篇學術論文發表在《貴州文史叢刊》上。文章的題目是“《左傳》、《國語》與漢四家詩”,刊在《貴州文史叢刊》1998年第2期。這篇文章其實是我讀研的課程作業。97年秋冬學期,我在貴州大學中文係古代文學專業讀研二,那學期我們開設了一門專業課《詩經研究》,授課教師是我的導師張啟成先生。張先生為國內《詩經》研究名家,也是中國《詩經》學會的發起人之一。先生的《詩經》課基本上都是談自己研究《詩經》的創獲。其雖然寫過《詩經入門》一書,但卻從未在《詩經研究》課堂上來講《詩經》研究到底如何入門,或許先生認為研究生課還講入門知識可能太膚淺,再或許先生將當時的研究生看得水平太高,似乎認為已不需要再談什麼入門了。

    於是,《詩經研究》這門課,成為先生研究《詩經》心得的一個個專題,諸如“論《商頌》為商詩補正”、“論魏晉南北朝詩學觀的新突破”,“明代詩經學的新氣象”,“成伯璵《毛詩指說》新探”,“班固詩經觀新探”,“論《詩經》三家詩的異同及其流變”,“論聞一多《詩經》性文化研究”,“論兩漢《詩經》非經學研究的萌芽”等等。這些《詩經》研究論題在90年代無疑極具創新性與前瞻性。至今猶記先生在課堂上拿出其剛完成的手寫文稿“論兩漢《詩經》非經學研究的萌芽”給我們傳閱,“非經學研究”這個概念當時給我巨大震撼,我們幾個學生在由衷敬佩先生敏銳學術洞察力的同時,無不好奇地詢問先生,打算將如此高水平的文章投稿到哪個雜誌發表?可先生卻說,發表的事不急,先放在抽屜裏兩三個月,過後再看看,也許認識又會不一樣。先生如此精益求精的嚴謹治學態度,卻令當時的我們很難理解。

201511日,“張啟成教授學術生涯回顧暨古代文學學術研討會”在貴州大學必威官网亚洲 舉行

    上先生的《詩經》課,如果學生不自己提前做功課的話,很可能覺得如同聽天書,難明其究。但如果課下準備充分的話,則課程所帶給你的啟迪與享受無以言表。研究生每門課程都是以課程論文的形式考核,《詩經研究》自亦不例外。學期中,我將《左傳》《國語》引《詩》仔細摘抄,曾撰成一文,在送先生下課回家的路上,我給先生提著包,將文稿呈給先生閱覽,先生迅速翻閱,然後對我說,這篇文章研究的點太多,缺乏集中深入。

    “傷其十指,不如斷其一指”,這是當時先生以最形象的話語指導我如何從事betway必威唯一官方网站 。有了整理《左傳》《國語》引《詩》的基礎,我最後寫成了“《左傳》、《國語》與漢四家詩”一文,在課上呈給先生,先生這次將我的文稿帶回家去看了。再下次上課前,先生專門將我叫至教室外談我的文章,說我的文章寫得不錯,可在前麵做一個統計表。下來我按先生的要求修改了文稿,再次呈給先生。先生說這篇文章可以做他省教委科研項目的一個成果,這就是這篇文章後署“本文屬貴州省教委社科項目”一行文字的原因了。

    張先生是《貴州文史叢刊》的主編,將拙文刊在來年第2期。文章發表後,先生在一次上課時將兩本樣刊帶給我,打開刊物,見到自己的文章,我一度很興奮,畢竟這是我的第一篇學術論文,也是本人第一篇被鉛字印刷的文字。文章發表後不久,張先生有次課間休息,突然對我說,我的碩士畢業論文可做此題。我有些驚訝,因為先生在想什麼,又如何思考我們的畢業論文,他平時都不怎麼談起的,但由此可知先生一直就在心裏考慮學生們的畢業論文選題,隻不過不喜歡掛在嘴邊罷了。

“張啟成教授學術生涯回顧暨古代文學學術研討會”現場

    事實再一次證明先生超常的學術判斷力。我的第一篇學術文章被人大複印資料《中國古代、近代文學研究》199806期全文轉載。那天,我去中文係翻閱信件,突然發現寫有我名字的大信封,拆開一看,是《中國古代、近代文學研究》,我發在《貴州文史叢刊》上的第一篇學術論文被轉載了!說實在的,我當時對於自己的文章被轉載似乎還沒有什麼概念,而旁邊一師弟見狀後大為驚歎,連連稱讚,說一般老師們的文章都很難被轉載的,何況當時的我隻是一名貴州大學中文係的研二學生。我這才意識到自己第一篇文章的學術價值,同時也由衷佩服張先生的學術判斷力。

    文章的發表,也由此確定了我的碩士畢業論文選題——《左傳》《國語》與漢四家詩。99425日我的碩士畢業論文答辯,張先生請來了複旦大學著名教授顧易生、蔣凡先生,兩位先生高度評價我的畢業論文,答辯等級自然為優秀了。999月,我考入複旦大學中國古代文學專業讀博士,師從顧易生先生。有一次,師姐石曉寧對我說,師弟,能否看一下你的碩士論文,蔣凡老師說你的碩士論文比我們有些博士論文寫得還好。我聽後大吃一驚,趕忙將論文拿給師姐,同時深感蔣凡先生的抬愛和對後生之獎掖。顧先生在我碩士論文的基礎上,確定了我的博士論文選題——漢代《詩》學研究。

    經由顧先生、蔣凡先生、徐誌嘯先生等悉心指導,我的博士畢業論文在20026月答辯時獲優,也得到了曹旭先生、陳允吉先生、楊明先生等高度評價。陳允吉先生說,中國的學術有漢學、宋學,建議我下一步做宋代《詩經》學研究。並差一點推薦我去南開羅宗強先生處做博士後了。南開沒去,因為當時根本沒打算做博後,隻急著想找工作養家糊口。最後因為求職不理想,又想借做博後延緩就業。可時間已到了6月份,而北大、南大、中大等學校當年博後進站早已結束。一波三折,最後還是回到了西部工作,在離開複旦的最後一刻,也拿到了川大的博後進站通知。博後的研究選題自然毫無懸念——宋代《詩經》學研究。

貴州省人大常委會原副主任、貴州省文史館時任館長顧久教授致辭

    做宋代《詩經》學研究,涉及到南宋王柏《詩疑》。於是撰寫了“論王柏《詩疑》的文學思想——兼論南宋後期經學與文學之互動”。拿給張啟成先生,很快發在《貴州文史叢刊》2004年第3期上。此時的我已成為貴州大學中文係的一名教師,一次中文係開例會,我取來信件,發現有一個大信封,拆開一看,原來是發在《貴州文史叢刊》上的文章被《中國古代、近代文學研究》2004年第10期全文轉載了。

    我有些興奮地拿給坐在旁邊的袁本良老師看,袁老師連聲稱讚“不錯,不錯!”這是我發在《貴州文史叢刊》上的文章被人大複印資料轉載的第2篇,由於之前本人已經有多篇文章被《中國古代、近代文學研究》轉載,再次被轉載,興奮亦隻是一瞬間,便即刻恢複了平靜。其實,2003年,入職貴州大學的第二年,我也在《貴州文史叢刊》發了文章的,題目是“什麼是《詩經》的文學研究——關於經學與文學關係之思考”,這實際上是博士論文研究的後續。此文影響力還行,據知網統計,目前該文引用24次,下載1051次。引用和下載數量還算可以。

貴州省人民政府時任副省長陳鳴明看望張啟成教授

    2005年,我獲得本人第一個貴州省長資金研究項目“近代貴州儒學與文化”,開始進入貴州地域文化研究領域。2006年在《貴州文史叢刊》第3期發表省長資金課題研究階段性成果“論鄭珍文學創作的經學化”一文,探尋近代貴州儒學與文學互動之關係。068月份與張啟成先生一起去四川南充參加《詩經》國際學術研討會,在火車上,我與張先生愉快地聊學術,我告訴張先生,9月份要去清華訪學,尋求betway必威唯一官方网站 的轉向,於是,張先生托我到北京給他找資料。聽罷先生之言,我頗為感動,此時的張先生已年過七十,且糖尿病、眼疾時發,可學術熱情依然不減。

    先生告訴我,貴州文史館有一個關於鄭珍的學術會議,舉辦者曾想邀我參會,因為看到了我在《貴州文史叢刊》上發表的鄭珍研究文章,覺得很有新意。但因與《詩經》會議時間衝突而作罷。事實上,學界參考引用“論鄭珍文學創作的經學化”一文的亦不在少數。2008年曾向《貴州文史叢刊》投稿“貴州方誌藝文誌編纂體例之嬗變及其文學意義——兼論史學與文學之互動”,幾個月過後一直沒見音信,等編輯回複可以用稿時,我的文章已經在《中國地方誌》2008年第8期刊出,並已拿到樣刊。該文還入選了《中國地方誌》創刊30周年優秀論文選集。

    自從張啟成先生退休後,我也就沒在《貴州文史叢刊》上發表文章了。如今,我指導的研究生在《貴州文史叢刊》上,已經有十餘人次發表學術論文。這既是betway必威唯一官方网站 的所謂薪火相傳,也是貴州大學古代文學專業與《貴州文史叢刊》的一種不解之緣吧。


作者簡介:譚德興,湖南麻陽人,文學博士,現為貴州大學文學與傳媒學院教授、貴州大學中華傳統文化與貴州地域文化研究中心兼職研究員,主要研究《詩經》學、出土文獻、貴州地域文學與文化。


編發:必威官网亚洲 (陽明文化研究院)中華傳統文化與貴州地域文化研究中心 辦公室

 
 
版權所有:貴州大學必威官网亚洲 (陽明文化研究院)    

電話:0851-83623539 傳真:0851-83620119 郵箱:whsy@gzu.edu.cn

地址:貴州省貴陽市貴州大學(北區)必威官网亚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