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陽明詩話》專欄之五:一夢傾心馬伏波

來源:《貴陽晚報》2020年05月12日 版次:A13 作者:趙永剛 經作者授權轉載

發布時間: 2020-05-12 瀏覽次數: 11

    2020512日《貴陽晚報》第A13版“孔學堂”刊載貴州大學文學與傳媒學院副教授、中文係主任,貴州省《紅樓夢》研究會副會長、貴州省儒學研究會常務理事、貴州大學中華傳統文化與貴州地域文化研究中心兼職研究員趙永剛博士“《陽明詩話》專欄之五:一夢傾心馬伏波”。編者按及全文如下:



    王陽明龍場悟道是貴州學術發展史的輝煌篇章,也是中國學術發展史的巨大轉折。陽明文化是中華優秀傳統文化的重要組成部分,弘揚陽明文化既有深遠的學術價值也有強烈的現實意義。

    目前陽明文化研究主要集中在哲學領域,對於陽明彪炳千秋的曆史貢獻與文學成就之研究尚顯薄弱。有鑒於此,本報特邀趙永剛博士開設王陽明詩話專欄,以王陽明詩歌為中心,采用詩史互證、詩思互鑒的研究方法,呈現王陽明豐富多彩的心靈世界,敘寫王陽明波譎雲詭的傳奇人生,論述王陽明超凡入聖的心學智慧。

 

專欄作者簡介

    趙永剛,文學博士,現為貴州大學文學與傳媒學院副教授、中文係主任、碩士研究生導師。學術兼職有貴州省《紅樓夢》研究會副會長、貴州省儒學研究會常務理事、中華詩教學會理事、北京曹雪芹學會理事等。

    出版學術專著《王陽明年譜輯存》、《中國古代文學傳習錄》、《清代文學文獻學論稿》、《杭世駿年譜》等。

 

    成化二十二年(1486),十五歲的王陽明做了一個足以影響其終生的夢。在夢中,王陽明飄飄忽忽,來到了廣西橫州烏蠻灘上的伏波廟,拜謁了廟中供奉的東漢伏波將軍馬援。王陽明還在夢中題寫了詩文。

    其文曰:

銅柱折,交趾滅,拜表歸來白如雪。

    其詩曰:

卷甲歸來馬伏波,早年兵法鬂毛皤。

雲埋銅柱雷轟折,六字題詩尚不磨。

    王陽明與馬援隔著一千多年的曆史,京師與橫州隔著幾千裏的距離,夢境與現實隔著虛實分明的界限。夢醒時分的王陽明,或許他自己也不會意識到,四十二年之後,他竟然真的會駐軍橫州,親自來伏波廟拜祭馬援。

    馬援是東漢初年名將,一生戰功赫赫,曾經平定隴西諸羌,擊敗北部匈奴、烏桓,保證了西北邊疆的長久和平。馬援的名言是男兒要當死於邊野,以馬革裹屍還葬耳,何能臥床上在兒女子手中邪?馬革裹屍的典故,就出自《後漢書·馬援傳》。

    建武十七年(41),交趾女悍匪征側、征貳姊妹謀反,攻克交趾郡,九真、日南、合浦等地也參加到謀反之列,征側自立為王,統轄嶺外六十餘城,成了漢朝南部的極大威脅。光武帝劉秀任命馬援為伏波將軍南征交趾,馬援用了兩年左右時間,徹底平定了叛亂,並將征側、征貳擒獲斬殺,傳首洛陽。班師還朝之時,馬援在漢與交趾分界處樹立了三根銅柱,一根在欽州,一根在思明,一根是日南。每根銅柱上都刻有同樣的誓文,即銅柱折,交趾滅六字,言下之意是,若交趾人無故越界叛亂,或毀壞遷移銅柱,變更邊界,大漢王朝必然出兵征討,希望交趾人以征側為前車之鑒,不要輕啟戰端,自取滅亡。馬援樹立的這三根銅柱,既明確了漢與交趾的邊界,又對交趾不安分之人起到了震懾作用。交趾百姓擔心銅柱折斷,經過銅柱的時候,就隨手撿起石塊推在銅柱之下,保護銅柱,這也反映了交趾百姓愛好和平的心願。

    王陽明夢到馬援及其銅柱六字誓文,表明王陽明在十五歲的時候就已經熟讀《後漢書·馬援傳》,並對軍事家馬援一夢傾心,決定以馬援為楷模,馳騁疆場,建功立業。

    王陽明天生有一股豪雄氣質,少年任俠使氣,弓馬嫻熟。王陽明曾瞞著家人,跨馬出了居庸三關,深入考察邊疆地理,詢問了解少數民族分布情況、民族習性,防邊患於未然,慨然有經略四方之誌。王陽明的騎射技術,絲毫不遜色於少數民族少年,他在關外馳騁了一個多月,毫發無損,安然返回家中。

    初生牛犢不怕虎,當時石英、王勇在畿輔之地叛亂,威脅京師,十五歲的王陽明認為大顯身手的時機已到,躍躍欲試,打算上書內閣,請求兵部命其帶兵平叛。對於王陽明的這個舉動,其父王華是又氣又笑,笑的是王陽明小小年紀不知天高地厚,氣的是王陽明的狂放極有可能會給家族帶來災難。

    王華是謹小慎微之人,雖然中了狀元,文辭上有過人之處,事功文章方麵就乏善可陳了,官做到南京吏部尚書,品級不算小,可是王華既無傳世詩文,也沒有卓越功勳,簡直可以說是有點平庸,以至於有人懷疑王華的狀元名不副實。

    王華會試排名三十三名,殿試卻超常發揮,被皇帝點了頭名。有人就傳言說王華預知了殿試題目,提前精心準備好了答案,所以才會獨占鼇頭。施顯卿《奇聞類記》卷三《得簡掇魁》有詳細記載,其經過是,黃珣在大學士劉珝家做塾師,黃珣人品學問,深得劉珝讚賞。黃珣通過會試之後,劉珝希望黃珣能中狀元。就有意把殿試題目暗示泄漏給黃珣,劉珝讓其子拿了一張紙條去請教黃珣,問題是漢七製,唐三宗,宋遠過漢唐者八事,亦可出乎?這個問題就是殿試考題,黃珣沒理解劉珝的良苦用心,還以為隻是一個普通學術問題,草草回答了幾句了事。王華與黃珣是餘姚老鄉,他來拜訪黃珣時,看到了這張紙條,得知是劉珝所寫,王華是個有心之人,暗暗記在心理,回到客棧,收集資料,辛苦琢磨,殿試場上,一鳴驚人。

    且不說施顯卿記載的真偽,王華的狀元身份卻是不容置疑的。科舉會試三年一考,三年才出一位狀元,王陽明要想在科舉上超過或者說與其父比肩,自然也要考中狀元,父子雙狀元,這種可能性可謂是微乎其微。

    王陽明小時候是在祖父王倫的指導下讀書,王倫很是溺愛王陽明。王華則不同,王陽明隨父進京之後,王華對王陽明的管教異常嚴格。王華寓所在長安西街,是京城繁華之地,魚龍混雜,王陽明深處其中,慢慢也染上了紈絝習氣。在學堂裏,王陽明也是出了名的調皮鬼,趁塾師不在,就帶著同學翻牆而出,跑到長安街上集市胡鬧。王華大發雷霆,就把王陽明鎖在書房之中,嚴厲斥責撻楚。父子之間不責善,責善則離,王陽明早年與其父王華的關係並不和諧,王華的嚴厲還激起了王陽明強烈的叛逆心理。

    王陽明十三歲的時候,母親鄭夫人病逝,喪母之痛,刻骨銘心。次年,鄭夫人新喪不久,王華就娶了繼室趙氏、側室楊氏,再次傷害了王陽明,王陽明對父親的疏離更甚。

    王華的狀元光環帶給王陽明的不是榮耀而是巨大的陰影,王陽明掙紮著想走出父親的籠罩,試圖找到一條可以超越父親的道路。

    王陽明十二歲的時候,有一天,提著鳥籠在長安街頭圍觀幫人相麵的老者,不小心鳥籠被撞開,裏麵的黃雀騰空飛去。王陽明少年氣盛,揪著相麵老者的胡須說:你這老頭,快賠我黃雀。

    這老者慈眉善目,很是和藹,果真賠了王陽明一隻黃雀。老者對王陽明說:小娃娃,我看你骨骼清奇,是聖賢之才,不要如此頑劣,辜負了天賦之稟。你記住我幾句話,須拂領,其時入聖境;須至上丹台,其時結聖胎;須至下丹田,其時聖果圓。說完,相麵老者大笑而去。

    對於老者的話,王陽明似懂非懂。王陽明將老者的勉勵之言,牢記心中,回到家,一改躁動頑皮的壞習慣,開始靜坐讀書,苦思聖賢之道。王華也發現王陽明好像換了一個人似的,就問王陽明在思考什麼。

    王陽明說:要做人間第一等事。王華說:除了讀書中狀元,還有何事是人間第一等事呢?王陽明說:讀書中狀元是第二等事,學為聖賢才是第一等事。

    王華以為王陽明的狂躁脾性又犯了,不禁笑著說:你小小年紀,就要做聖賢了。

    王陽明雖然立了聖人之誌,卻不得其門而入,很是苦惱。成化二十二年(1486),瓦剌別部那孩率領三萬人入侵大寧、金山,消息傳入京師,引起很大震動。王陽明認為邊疆多戰事,正是男兒大顯身手之時。日有所思,夜有所夢,強烈的事功之心,讓十五歲的王陽明夢到了馬援。後來的曆史證明,王陽明的軍功不遜色於馬援,王陽明被人詆毀的悲劇也與馬援類似。一夢傾心四十年,王陽明真正來到伏波廟拜謁馬援之時,已經是須發皓然的老者了。

 

趙永剛

 

圖文收集與編發:必威官网亚洲 (陽明文化研究院)中華傳統文化與貴州地域文化研究中心 辦公室

 
 
版權所有:貴州大學必威官网亚洲 (陽明文化研究院)    

電話:0851-83623539 傳真:0851-83620119 郵箱:whsy@gzu.edu.cn

地址:貴州省貴陽市貴州大學(北區)必威官网亚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