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勤美:實踐跨學科研究,服務地方社會發展——《貴州大學學報》(社會科學版)“清水江學研究”欄目的辦刊特色及經驗

發布時間: 2020-05-18 瀏覽次數: 10

    2020年第38卷第1期《貴州大學學報》(社會科學版)刊載貴州大學學報編輯部編輯、貴州大學曆史與民族文化學院副教授、貴州大學中華傳統文化與貴州地域文化研究中心兼職副研究員王勤美博士國家社科重大招標項目“西南少數民族傳統生態文化的文獻采輯、研究與利用”(16ZDA156)、貴州省哲學社會科學規劃一般課題“湘黔界鄰區域的多元族群互動與文化交融研究”(18GZYB26)研究成果,題:實踐跨學科研究,服務地方社會發展——《貴州大學學報》(社會科學版)“清水江學研究”欄目的辦刊特色及經驗。全文如下:

 

    【摘要】“錦屏文書”也稱“清水江文書”,20102月,入選中國檔案文獻遺產名錄。2012年第1期開始,《貴州大學學報》(社會科學版)開設了以清水江文書為研究對象的特色專欄“清水江學研究”,自欄目設立之初,就聘請清水江文書研究專家擔任學術主持人,同時以貴州大學法學、哲學、農林經濟管理、民族學、曆史學等國家級、省級重點學科及博士點為基礎,依托多學科背景的研究機構及作者團隊,以國家社科基金項目為支撐,緊跟學術熱點。截止2019年第6期,“清水江學研究”專欄共刊登48131篇文章,學術影響力不斷擴大,實現了跨學科多元發展。201911月,“清水江學研究”榮獲第六屆“全國高校社科期刊特色欄目”。該欄目不僅聚焦方法論層麵的探討,更注重現實社會問題的關照,始終秉承學以致用的理念,實現了知識成果的轉化,服務地方社會發展。201812月,《黔東南苗族侗族自治州錦屏文書保護條例》的正式公布實施,以及以錦屏文書為支撐的“貴州錦屏杉木傳統種植與管理係統”獲“第五批中國重要農業文化遺產”等一係列行動。當下正在進行的清水江文書“林糧間作種植複合係統”申報“中國重要農業文化遺產”等一係列的行動,可以說是betway必威唯一官方网站 成果作為資政參考的典範。顯然,回顧欄目的辦刊曆程及經驗,對展望未來,實現《貴州大學學報》(社會科學版)提質升核、更好的服務betway必威唯一官方网站 以及地方社會的發展具有重要的理論和現實意義。

    【關鍵詞】清水江學;跨學科;辦刊經驗;資政參考

 

一、設欄緣由及意義

    清水江文書是貴州省東南部清水江下遊地區保存的漢文民間曆史文獻的總稱,是黎平、錦屏、天柱、三穗等地苗、侗、漢等各族人民在明至民國時期經營混林農業和木商貿易而形成的民間契約,包括各類山林、田地、房屋、宅基地權屬買賣以及林木植造、管護、經營等契約,山林土地權屬糾紛訴訟、調解裁決文書、家庭收支登記簿冊、官府文件、村規民約、族譜等。[1]清水江文書具有如下特性:(1)以漢字記苗音、記侗音的方式書寫;(2)數量大,有著清晰的時間脈絡、地域格局和人際網絡下體現出來的係統性與完整性;(3)未經官府驗迄的白契多,紅契少;(4)歸戶性強,一個家族的契約文書收存於某一家戶。“錦屏文書”20102月被列入“中國檔案文獻遺產名錄”,在錦屏縣城也建有“錦屏文書特藏館”,但作為一個縣域概念,難以容納相鄰黎平、天柱、劍河、三穗等縣收藏的類似民間文獻,因此基於整個清水江流域的整體性和內在曆史邏輯,以“清水江文書”命名,均得到了學界的普遍認可和采納。[2]清水江文書的發現,填補了我國少數民族地區缺少封建契約文書和反映林業生產關係曆史文獻的空白,也填補了苗、侗族人民與漢族人民經濟交往中缺少文字記載和法律史的空白。因此,清水江文書被認為是20世紀繼甲骨文、漢晉簡帛、敦煌文書、明清檔案、徽州文書之後中國曆史文化上的第六大發現,被中外學者讚譽為“世界記憶”和“全球重要農業文化遺產”的代表作之一。[3]

    20世紀60年代以來,國內外學者已展開清水江文書的整理與研究工作。貴州省民族研究所對清水江流域清至民國時期的山林田土契約進行收集、整理,並在《侗族社會曆史調查》中向外界公布了部分契約文書。1990年代,貴州大學先後獲得國家社會科學基金項目“區域人口經濟生態協調發展的理論與實踐”(1990)和國家自然國家科學基金項目“貴州省清水江幹流沿岸人口經濟環境協調發展研究”(1995),對清水江流域進行了包括碑刻、文書在內的廣泛調查。20012002年,由楊有賡和唐立、武內房司合作編輯的《貴州苗族林業契約文書彙編》(3卷)正式公開出版,首次將清水江文書推向世界學術舞台。2007年、2010年,張應強、王宗勳主編的《清水江文書》第一輯(全13冊)、第二輯(全10冊)由廣西師範大學出版社出版發行,開啟了清水江文書整理的實質性進程。2011年,貴州大學、凱裏學院、中山大學共同申報的“清水江文書搶救、整理與研究”斬獲國家社會科學基金重大招標項目。複旦大學也將“貴州清水江文書研究”列入985工程第三期研究項目。2013年,張新民主編的作為國家重大招標課題階段性成果的《天柱文書》(共22冊)由江蘇人民出版社出版,時任社會科學院曆史所所長的卜憲群評論“《天柱文書》的整理出版,反映了清水江流域不僅文書種類較多,而且史料價值也極為重要,它有助於梳理明清以來西南地區的社會經濟狀況,有助於了解西南地區與中原地區的文化互動。標誌著清水江文書的收集整理和出版已進入到新的階段。”2018年,凱裏學院整理出版《清水江文書·黎平卷》共228000多件文書,該文書的集結出版得到北京大學趙世瑜、廈門大學鄭振滿、中山大學張應強、貴州大學張新民等知名專家的高度認可,進一步推動了清水江文書的整理研究工作。

    為集中展示清水江文書研究的最新成果,搭建高質量的學術平台,貴州大學學報編輯積極捕捉betway必威唯一官方网站 熱點,在編輯部前主任楊軍昌以及張新民、朱蔭貴、徐曉光、林芊等學者的共同努力下,2012年第1期起,《貴州大學學報》(社會科學版)開設了“清水江學研究”特色專欄。張新民、朱蔭貴等學者就清水江學的概念及研究範疇進行專文論述,認為清水江學是指以清水江文書為研究主體,兼及清水江流域曆史與地理為研究對象的一門學科,是研究、發掘、整理和保護清水江流域文物、文獻的綜合性學科。是繼敦煌學、徽學之後又一獲得學界普遍認同,既具有地域特點和民族特點,又有普遍文化意義的重要地域性學問。[4]

 

二、欄目特色及辦刊經驗

    1.清水江學研究專家擔任欄目主持人及責任編輯

    “清水江學研究”欄目自創立之初,就聘請國內著名的清水江文書研究專家張新民教授為欄目主持人,並在其支持下吸納學界優秀論文。張教授是貴州省高校哲學社會科學學術帶頭人、省政府學位委員、省管專家、中國社會曆史學學科評議組成員,中國曆史文獻研究會常務理事、貴州省儒學會會長,長期從事中國曆史典籍研究和教學工作。同時,張教授還主持國家社科重大招標項目“清水江文書搶救、整理與研究”(11&ZD096)、國家清史纂修工程項目“清水江文書集成考釋”(201010121003002)等項目;主編《天柱文書》(凡22冊),撰有《貴州傳統學術思想世界重訪》《貴州地方誌論綱》《貴州地方誌舉要》《貴州地方誌考稿》(上、下冊)《中國地方誌總目提要》(貴州卷)等專著;在《民族研究》《中國文化研究》《廣西民族研究》《南京大學學報》《貴州社會科學》《貴州民族研究》《漢學研究》(台灣)等學術刊物發表論文200餘篇,並多次榮獲貴州省哲學社會科學成果獎。

    不僅如此,“清水江學研究”欄目由清水江學研究專家楊軍昌教授擔任責任編輯,楊教授主要從事民族社會與經濟、民族教育與曆史、民族文化與鄉村振興等領域的教學與科研工作,是首批“黔靈學者”、貴州省核心專家、博士生導師。主持國家社科重大招標項目“西南少數民族傳統生態文化的文獻采輯、研究與利用”(16ZDA156)、國家社科規劃項目“西南民族地區的出生性別比失調問題研究”(05XRK003)、“西南民族人口文化研究”(10XRK001)、國家民委民族問題研究項目“清水江流域少數民族教育文化研究”(2015-GM-138)等近10項課題。出版《西南山地人口與資源環境研究》(2013)、《西南民族人口文化研究》(2015)、《貴州民族人口與經濟社會發展問題研究》(2016)、《清水江流域民族教育文化研究》(2019)等10餘部著作。在《中國人口科學》《中央民族大學學報》《農村經濟》《西南民族大學學報》《中南民族大學學報》《中國民族學》等刊物發表學術論文100餘篇,其中北大核心、CSSCI期刊40餘篇,曾多次獲全國及貴州高校人文社科研究優秀成果獎。

    2.以多學科背景的研究機構及作者團隊為依托

    “清水江學研究”欄目的開設依托貴州大學曆史與民族文化學院、必威官网亚洲 、國家民委民族理論政策研究基地“貴州大學西南民族文化走廊研究中心”、貴州省高等學校人文社會科學研究基地“中華傳統文化與貴州地域文化研究中心”“人類學民族學研究中心”“宗教文化研究中心”“民族與婦女發展研究中心”“中國本土知識與文化產權研究所”“貴州大學人口·社會·法製研究中心”等機構,以貴州大學法學、哲學、農林經濟管理、民族學、曆史學等國家級、省級重點學科及博士點為基礎。

    欄目經過8年的發展,目前已擁有一批年齡結構合理、學科背景多樣的作者隊伍。比如知名的清水江文書研究專家複旦大學朱蔭貴、中山大學張應強、吉首大學楊庭碩、貴州大學張新民、林芊;中年學者劉鋒、曹端波、嚴奇岩、羅康隆、安尊華、程澤時、張明、龔曉康、張中奎、王鳳梅、吳聲軍、薑明、龍澤江;青年學者吳才茂、謝開健、羅正副、李士祥、韋天亮等;地方學者王宗勳、龍令洌、張繼淵等。據初步統計,林芊發表《中國民族地區土地買賣與地權分配的清水江模式:清至民國西南內地邊疆侗苗地區土地關係研究之三》《清水江文書:中國文書研究的新視野》等22篇論文;張新民發表《走進清水江文書與清水江文明的世界:再論建構清水江學的題域旨趣與研究發展方向》等21篇文章;張明發表《清水江文書中“股”的特殊稱謂、分配機製及其社會關係》等10篇餘文章;此外,馬國君、張中奎、安尊華、程澤時等也發文若幹,共計131篇。除學術論文外,還有階段性著述成果8部:張新民主編的《天柱文書》(江蘇人民出版社,2014)、《探索清水江文明的蹤跡——清水江文書與中國地方社會國際學術研討會論文集》(巴蜀書社,2014)、張新民、朱蔭貴主編:《民間契約文書與鄉土中國社會》(江蘇人民出版社,2014);林芊:《凸洞三村:清至民國一個侗族山鄉的經濟與社會——清水江天柱文書研究》(巴蜀書社,2014)、《明清時期貴州民族地區社會曆史發展研究——以清水江為中心、曆史地理的視角》(知識產權出版社,2012);安尊華、潘誌成校釋的“清水江文書整理與研究叢書”《土地契約文書校釋》(貴州民族出版社,2016);張中奎:《改土歸流與苗疆再造:清代“新疆六廳”的王化進程及其社會文化變遷》(中國社會科學出版社,2012);馬國君、張坤美的《清水江流域林木生產的社會規約研究——以現存契約文書為對象》(貴州大學出版社,2018);王宗勳、張應強主編的《錦屏文書與清水江地域文化》(世界圖書出版公司,2015)、王宗勳的《加池四合院文書考釋》(貴州民族出版社,2015)、《錦屏文書研究論文選集》(世界圖書出版公司,2015);楊軍昌、鍾昭會主編的《清水江學研究》(兩冊)(中央民族大學出版社,2016)等。上述著作均為清水江文書研究團隊的成果,其中精華部分均以論文的形式發表在《貴州大學學報》(社會科學版)清水江學研究欄目,正是由於上述學者長期穩定的支持,欄目才得以持續發展。

    3.以國家社科基金項目為支撐,緊跟學術熱點

    2012年《貴州大學學報》(社會科學版)設立“清水江學研究”欄目,至2019年已有8年曆史,專欄以學術前沿與學術價值並重,不斷拓寬研究視域,吸收國內外最新研究成果。根據中國知網發文信息檢索,自20世紀80年代至2019年,全國範圍涉及刊登清水江文書研究的相關刊物總計達30餘家,但形成專欄且辦刊超過5年以上的不過2家。“清水江學研究”欄目自開設以來,共組織、刊發了近48131篇文章,所發論文幾乎實現了基金項目的全覆蓋,國家基金項目比為93%,其中重大招標項目比為82%。目前已成為全國刊載清水江文書研究數量集中、題域廣泛、特色鮮明的欄目,成為期刊界一門學科催生一個專欄的典型案例,為新的學術領域發展作出了積極的貢獻。

    據初步統計,截止2019年,貴州大學清水江學研究團隊共獲得國家級、省部級課題近50多項目,例如張新民主持的國家社科重大招標項目“清水江文書搶救、整理與研究”(11&ZD096)、國家清史纂修工程項目“清水江文書集成考釋”(201010121003002);林芊主持國家社科基金項目“晚明至民國時期內地侗、苗民族地區土地買賣與地權分配研究”(14BZS065)、教育部項目“明清時期貴州民族地區社會曆史發展研究”(09XJA770001);馬國君主持國家社科基金項目“清代至民國清水江流域林業契約文書研究”(12XZS023)、教育部人文社會科學研究項目“清水江林木生產的社會規約研究”(12YJA850071);王鳳梅主持國家社科基金項目“清水江流域典當文書研究”(14BZS121)、教育部人文社會科學研究青年項目“清水江流域宗族關係文書研究”(12YJC770055);安尊華主持國家社會科學基金項目“清水江流域土地契約文書研究”(12XZS020)、“清水江流域民間借貸契約文書研究”(11BMZ064);黃誠主持教育部人文社會科學研究項目“貴州少數民族地區珍稀佛道資料的收集、整理與研究”(12YJA730003)、第56批博士後基金“契約文書裏的鄉土中國”(2014M560413);王代莉主持國家社科基金項目“近500年清水江流域文明史研究”(10BZS002)等項目。此外,據不完全統計,2010年以來,全國以清水江文書為主題的省部級以上課題立項多達70多項,而且還在繼續增加。不少博士生、碩士生也前來清水江流域開展學位論文調查與研究工作,截止2019年,貴州大學以“清水江文書”為主題的碩士、博士論文就多達三十餘篇。

    上述研究團隊以及清水江文書研究的諸多課題,為《貴州大學學報》(社會科學版)“清水江學研究”欄目的持續發展提供了強勁的後盾和支持。欄目內容集中在研究綜述、學術筆談、文書整理、土地經營、營林植造、糾紛調處、社會管理、製度習俗、文化教育、宗教生活等專題領域組稿、編輯,以突出清水江流域的地域文化特征,立體呈現清水江學這一地域性學術的體係輪廓。[5]

 

三、跨學科多元發展,學術影響不斷擴大

    2019年,《貴州大學學報》(社會科學版)“清水江學研究”欄目榮獲第六屆“全國高校社科期刊特色欄目”。目前,通過中國知網的統計來看,該欄目發表的文章引用率較高,如張新民《走進清水江文書與清水江文明的世界——再論建構清水江學的題域與研究發展方向》一文,下載量達830次、引用52次;《共同推動古文書學與鄉土文獻學的發展——清水江文書整理與研究四人談》一文下載611次,引用22次;林芊《近代天柱凸洞侗族地區的土地買賣和地權分配:清水江文書(天柱卷)研究之一》一文下載391次,引用15次等。欄目發表的文章多次被複印、文摘、彙編或存目,如2013年第6期發表的朱蔭貴《從貴州清水江文書看近代中國的地權轉移》即被人大複印資料《中國近代史》2014年第4期全文複印。

    此外,欄目刊發文章多次榮獲國家級、省部級成果獎。例如吳聲軍:《從文鬥林業契約看人工營林的封閉性——<清水江文書>實證研究係列之二》(2014年第4期)、《從文鬥林業契約看人工營林的連片性——<清水江文書>實證研究係列之三》(2015年第1期)獲廣西十四次社會科學研究成果二等獎。林芊:《凸洞三村:清至民國一個侗族山鄉的經濟與社會——清水江天柱文書研究》(2014),獲貴州省十一次哲學社會科學研究成果著作類三等獎。徐曉光:《苗族習慣法的遺留傳承及其現代轉型研究》獲國家民委社會科學研究成果二等獎、《苗族習慣法研究》獲首屆貴州省高校人文社科研究優秀科研成果一等獎、《原生的法——黔東南苗族侗族的法人類學調查》獲貴州省第9次哲學社會科學優秀科研成果二等獎、《錦屏林業契約文書研究中的幾個問題》獲貴州省第8次哲學社會科學研究優秀成果論文類三等獎、《款約法——黔東南侗族習慣法的曆史人類學考察》獲2013年貴州省第10次哲學社會科學優秀科研成果二等獎。程澤時:《互動與共享:清代苗疆社會轉型之理訟調試》獲2018年第四屆全國民族研究優秀成果(著作類)三等獎。張中奎,貴州省高校哲學社會科學學術帶頭人、貴州省高校哲學社會科學青年學術創新人才,其著作《改土歸流與苗疆再造:清代“新疆六廳”的王化進程及其社會文化變遷》獲貴州省十次哲學社會科學研究成果著作類三等獎。王宗勳:《錦屏文書征集手記》獲黔東南州社科三等獎。上述獲獎成果的階段性成果均發表在“清水江學研究”欄目。

    據不完全統計,自2010年來,有關清水江文書的會議逐步增多。例如,20122月貴州大學召開“黔滬兩地清水江文書整理與研究學術研討會”;20134月,貴州大學文化書院舉辦“貴州大學清水江學研究中心揭牌儀式暨學術研討會”;201310月在貴州大學召開第一屆清水江文書高峰論壇國際研討會揭牌儀式暨清水江文書天柱卷首發式;201510月,在貴州錦屏舉辦“清水江文書(錦屏文書)與地方社會學術研討會暨貴州省第二屆‘汲古黔譚’”論壇。20191130日—121日,“經驗·概念·方法:‘清水江研究’與西南研究學術傳承”學術研討會在中山大學嶺南文化研究院舉行。不難看出,與“清水江文書”相關的國際、國內學術會議的舉辦進一步推動了欄目在學術界和地方社會的影響力。

    20121226日,《光明日報》刊登了貴州大學羅正副、貴州省委黨校王代莉的《清水江文書研究的新維度》一文,報道了國家社科基金重大項目“清水江文書整理與研究”和年度項目“近500年清水江流域文明發展史研究”課題進展狀況。20131127日,《貴州民族報》“古籍·綜合版”報道了《清水江文書:中國民間文書的又一座寶庫》,認為“清水江文書的發現,是繼甲骨文、漢晉木簡、帛書、敦煌文書、徽州文書之後,中國曆史文化上的又一重大文獻成果”。[6]2014319日,《貴州政協報》“文化視點”專欄做了《清水江文書:農業時代的文化遺產》的專題,高度肯定了清水文書作為“世界記憶”和“全球重要農業文化遺產”的價值。20141117日,《中華讀書報》報道了《在鄉土中國發現曆史——<天柱文書>出版的意義與啟示》一文。20151015日,《光明日報》邀請國家社科基金重大招標項目“清水江文書整理與研究”三位首席專家——中山大學張應強、貴州大學張新民、貴州師範大學徐曉光做了專題報道。張應強《田野與文獻:“清水江文書”整理與研究的方法論》認為田野調查與文獻解讀相結合是清水江文書整理研究積累的寶貴經驗,對整個人文學科的理論建構具有重要的啟迪。[7]張新民《文書整理須力戒十個弊》指出文獻整理考據需要遵守的十條規範。[8]徐曉光則做了《清水江契約文書及其特征》的專題彙報。2016226日,《貴州民族報》刊出《保護“錦屏文書”刻不容緩》的報道,呼籲政府相關部門加大文書的保護力度。2018126日,《貴州日報》題為《清水江文書:研究中國人文曆史嶄新視角》的文章對《貴州清水江文書·黎平文書》的出版做了重要報道,並對國內知名文獻學專家進行專訪。鄭振滿教授認為“文書研究應該超越地域,超越民族,要有一種更為廣闊的視域,文書不僅僅是曆史學的問題,而是整個中國人文曆史的問題”;貴州大學張新民指出“以清水江文書為代表的沿江、侗寨、苗鄉的文化資源完全可以申報世界文化遺產,讓更多的學者介入這個研究行列,從清水江更好地認識西南,認知中國。”[9]

    “清水江學研究”欄目創辦以來,得到了政、學兩界的廣泛好評。貴州省新聞出版局《貴州報刊審讀與管理》曾以《<貴州大學學報>(社科版)“清水江學研究專欄有特色”》為題,評價專欄的創辦“具有鮮明的本土性”“突出了地方特色,彰顯了地域文化和民族文化”,對欄目的開辦給予了高度肯定。[10]清水江文書研究專家林芊教授在《一份期刊專欄與一門新學術的誕生:讀‹貴州大學學報›(社會科學版)“清水江學研究”》一文中明確指出清水江學研究專欄“是《貴州大學學報》五十多年來的一次大變革,為貴州曆史文化研究奉獻出一個走向全國的學術論壇平台,實際上是將清水江學推向全國和世界”[11]

 

四、知識成果轉化,服務地方社會發展

    目前學界對清水江流域文化的研究已如火如荼、方興未艾,研究範圍也由文書本身擴展至經濟學、民族學、農林經濟管理、法學、社會學、曆史學、生態學、文獻學等領域,對當下林業產權製度改革、林木植造管護、生態建設等具有重要的現實意義,由此也體現出清水文書研究具有的重大學術價值、可持續性和極大的拓展空間。

    “清水江學研究”欄目刊登的文章,並不僅僅停留在方法論層麵的探討,更加注重現實社會問題為導向,始終秉承學以致用、服務地方社會發展的理念。例如徐曉光《清水江杉木“實生苗”技術的曆史與傳統農林知識》(20144期)、《清水江流域傳統林業“生態補償”的實踐與經驗》(20151期);朱蔭貴的《從貴州清水江文書看近代中國的地權轉移》(20136期);楊軍昌《規製與教化:清水江文書的社會教育內容探析》(20174期);林芊《從清水江文書看近代貴州民族地區土地製度:清水江文書(天柱卷)簡介》(20126期)、《近代天柱凸洞侗族地區的土地買賣和地權分配:清水江文書(天柱卷)研究之一》(20132期)、《從天柱文書看侗族社會日常糾紛與協調機製:清水江文書·天柱文書研究之五》(20141期);馬國君《清水江流域人工營林育苗法類型及其影響研究》(20182期);安尊華《清水江文書視域下的民國前期土地買契稅》(20155期);程澤時《明清苗疆之“政治契約”考論》(20191期);吳聲軍《從文鬥林業契約看人工營林的封閉性——<清水江文書>實證研究係列之二》(2014年第4期)、《從文鬥林業契約看人工營林的連片性——<清水江文書>實證研究係列之三》(2015年第1期)等論文均以清水江文書為研究對象,立足社會現實,關注民生問題,討論杉木種植的技術與傳統農林知識以及“生態補償”的實踐與經驗。

    20102月,“錦屏文書”入選中國檔案文獻遺產名錄,《中國檔案報》對此進行了專門報道、貴州省委宣傳部、文化廳、教育廳、檔案局等部門明確下文保護“錦屏文書”,並批準貴州大學成立專門的研究機構“清水江文書研究中心”,由張新民教授擔任中心主任。隨著清水江文書研究顯著增多,學界積極呼籲加強文書的保護與研究力度,並得到了政府的響應。20181220號,黔東南苗族侗族自治州人民代表大會常務委員會公布《黔東南苗族侗族自治州錦屏文書保護條例》正式頒布實施。《條例》明確指出“公民、法人和其他社會組織有利用文書的權利和保護文書的義務;第四條,自治州、縣(市)人民政府應當加強對文書搶救、保護和利用工作的統籌、協調與領導,將文書保護和利用所需經費列入本級財政預算,加大對文書征集、館藏、研究、出版等的投入;第五條,各級人民政府對搶救、保護和利用文書有重大貢獻和做出顯著成績的,可以按照國家有關規定給予表彰和獎勵;第六條,自治州檔案管理部門負責對文書保護工作的規劃、組織、監督和指導。縣(市)檔案管理部門具體負責本行政區域的文書保護與利用等工作。自治州、縣(市)人民政府文化、林業等相關部門,在各自職責範圍內,協助做好文書搶救、保護、利用工作;第七條,鄉、鎮人民政府應當做好文書搶救、保護與管理工作,指定專(兼)職人員協助檔案管理部門收集、保護本行政區域內的文書,並按照規定向縣(市)檔案館移交文書。村民委員會應當協助縣(市)、鄉(鎮)人民政府和檔案管理部門收集、保護本村文書。”[12]

    錦屏縣是典型的山區,山多田少,田間所出產稻糧不能滿足人們日常生活需要,必需向廣大山間尋找補充,在明代中期就形成了“靠山吃山,吃山養山”的生產方式和習慣。錦屏地區特殊的氣候和土壤,特別適合杉木的生長,所以,錦屏是中國杉木的核心生長區,這裏的杉木不但速生豐產,而且具有入土千年不腐的特點。明清之際木材貿易發展起來以後,又出現了林與糧爭地爭時的矛盾,為了解決林糧矛盾問題,錦屏地區各族人民經過不斷的探索,總結出了一套既能促進杉木、油茶等林木快速生長成材,又能有效地解決因山多田少、糧食不足問題的生產方式——林糧間作複合係統。錦屏縣“林糧間作種植複合係統”被專家稱為“中國南方旱作農業的典範”,它發展形成四百多年來,既有力地促進了林業生產的發展,使這裏始終保持良好的生態環境,山常青,水常綠,有效地解決了因山多田少而出現的糧食困難問題,促進了社會的穩定、民族和諧。這種生產模式至今仍保持著強勁的生命力,在錦屏縣廣大農村仍發揮著重要作用,仍是群眾脫貧致富不可或缺的生產手段。以錦屏文書為文獻基礎的錦屏縣“林糧間作種植複合係統”是以錦屏為中心的清水江中下遊地區各族人民數百年來積累形成的文化遺產,是生態智慧的結晶,具有農業文化遺產“活態性、適應性、複合性、戰略性、多功能性和瀕危性等顯著特征。”[13]。根據國家農業農村部《中國重要農業文化遺產管理辦法》和農業農村部辦公廳農辦加(201810號關於“開展第五批中國重要農業文化遺產發掘工作的通知”精神,錦屏縣“林糧間作種植複合係統”至今仍是農村廣大群眾樂於傳承和廣泛使用的生產方式,更加上有數以萬計的“中國檔案文獻遺產”——錦屏文書和擁有一大批以錦屏文書和“林糧間作”等人工造林史的研究成果作為資料支撐,201812月,錦屏縣人民政府與湖南吉首大學曆史與文化學院合作,終於功夫不負有人心,20191231日,“貴州錦屏杉木傳統種植與管理係統”獲第五批“中國重要農業文化遺產”。

    為了更好地回饋地方社會,清水江文書研究團隊幾十年如一日,辛勤耕耘在清水江邊這塊神奇而美麗的土地上。201711月,第四屆錦屏文書學術研討會在錦屏文鬥村舉辦,主題是“文書·生態·文化”;201811月,第五屆錦屏文書研討會在錦屏舉辦,題為“生態建設與脫貧攻堅”。兩次學術會議均立足地方社會發展的現實問題,以文書研究促進地方傳統文化發展,生態環境保護為主題,真正做到了學以致用。

 

五、結語

    作為中國檔案文獻遺產名錄的清水江文書,是貴州省東南部清水江下遊地區保存的清至民國時期苗、侗、漢各族人民經營混林農業和木商貿易而形成的民間契約,是“世界記憶”和“全球重要農業文化遺產”的代表作之一。2012年第1期開始,《貴州大學學報》(社會科學版)開設了以清水江文書為研究對象的特色專欄“清水江學研究”,自欄目設立之初,就聘請清水江學研究專家擔任學術主持人,以貴州大學法學、哲學、農林經濟管理、民族學、曆史學等國家級、省級重點學科及博士點為基礎,依托多學科背景的研究機構及作者團隊,以國家社科基金項目為支撐,緊跟學術熱點,得到了《光明日報》《中華讀書報》《貴州日報》等多家媒體的一致好評。截止2019年第6期,“清水江學研究”專欄共刊登48131篇文章,學術影響力不斷擴大,實現了跨學科多元發展。201911月,《貴州大學學報》(社會科學版)“清水江學研究”欄目榮獲第六屆“全國高校社科期刊特色欄目”。該欄目刊登的文章,不僅關注方法論層麵的探討,更注重以現實社會問題為導向,始終秉承學以致用,實現知識成果的轉化,服務地方社會發展。201812月,《黔東南苗族侗族自治州錦屏文書保護條例》的正式公布實施以及“貴州錦屏杉木傳統種植與管理係統”獲第五批“中國重要農業文化遺產”等行動,無疑是清水江文書betway必威唯一官方网站 成果轉化,作為資政參考的典範。顯然,回顧欄目的辦刊曆程及經驗,對展望未來,實現《貴州大學學報》(社會科學版)提質升核、更好的服務betway必威唯一官方网站 以及地方社會的發展具有重要的理論和現實意義。

 

    參考文獻:

    [1]《黔東南苗族侗族自治州錦屏文書保護條例》頒布施行[EB/OL][2019-10-11].http://www.gz.xinhuanet.com/2019-03/10/c_1124215013.htm.

    [2]張應強.方法與路徑:清水江文書整理研究的實踐與反思[J].貴州大學學報(社會科學版),2018(1):36-41.

    [3]華子.清水江文書:農業時代的文化遺產[N].貴州政協報,2014-03-19.

    [4]張新民.清水江文書的整理研究與清水江學的建構發展——《貴州大學學報特色欄目清水江學研究》序[J].《貴州大學學報》(社會科學版),2016(1):3-11.

    [5]楊軍昌.彰顯地域文化助推學術發展:“清水江學研究”特色欄目建設實踐談[J].教育文化論壇,2015(5):133-135.

    [6]姚曼,蘭嵐.清水江文書:中國民間文書的又一座寶庫[N].貴州民族報,2013-11-27.

    [7]張應強.田野與文獻:“清水江文書”整理與研究的方法論[N].光明日報,2015-10-15.

    [8]張新民.文書整理須力戒十個弊[N].光明日報,2015-10-15(16).

    [9]趙相康,郭遠芳.清水江文書:研究中國人文曆史嶄新視角[N].貴州日報,2018-01-26.

    [10]《貴州報刊審讀與管理》編輯部.《貴州大學學報》(社科版)清水江學研究專欄有特色[J].貴州報刊審讀與管理,2012(5):207.

    [11]林芊.一份期刊專欄與一門新學術的誕生:讀《貴州大學學報》(社會科學版)“清水江學研究”專欄[J].貴州民族大學學報,2014(3):203.

    [12]錦屏縣廣大幹部學習《黔東南苗族侗族自治州錦屏文書保護條例》[EB/OL][2019-10-13].http://www.jpzf.gov.cn/xwzx/jrtt/201901/t20190109_2804063.html.

    [13]李明,王思明.農業文化遺產:保護什麼與怎麼保護[J].中國農史,2012(6).

 

圖文收集與編發:必威官网亚洲 (陽明文化研究院) 中華傳統文化與貴州地域文化研究中心 清水江學研究中心 辦公室

 
 
版權所有:貴州大學必威官网亚洲 (陽明文化研究院)    

電話:0851-83623539 傳真:0851-83620119 郵箱:whsy@gzu.edu.cn

地址:貴州省貴陽市貴州大學(北區)必威官网亚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