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陽明詩話》專欄之六:蒙冤勝似馬伏波

來源:《貴陽晚報》 2020年05月21日 版次:A11 作者:趙永剛 經作者授權

發布時間: 2020-05-21 瀏覽次數: 11

    2020521日《貴陽晚報》第A11版“孔學堂”刊載貴州大學文學與傳媒學院副教授、中文係主任,貴州省《紅樓夢》研究會副會長、貴州省儒學研究會常務理事、貴州大學中華傳統文化與貴州地域文化研究中心兼職研究員趙永剛博士“《陽明詩話》專欄之六:蒙冤勝似馬伏波”。編者按及全文如下:


    王陽明龍場悟道是貴州學術發展史的輝煌篇章,也是中國學術發展史的巨大轉折。陽明文化是中華優秀傳統文化的重要組成部分,弘揚陽明文化既有深遠的學術價值也有強烈的現實意義。

    目前陽明文化研究主要集中在哲學領域,對於陽明彪炳千秋的曆史貢獻與文學成就之研究尚顯薄弱。有鑒於此,本報特邀趙永剛博士開設王陽明詩話專欄,以王陽明詩歌為中心,采用詩史互證、詩思互鑒的研究方法,呈現王陽明豐富多彩的心靈世界,敘寫王陽明波譎雲詭的傳奇人生,論述王陽明超凡入聖的心學智慧。

 

專欄作者簡介

    趙永剛,文學博士,現為貴州大學文學與傳媒學院副教授、中文係主任、碩士研究生導師。學術兼職有貴州省《紅樓夢》研究會副會長、貴州省儒學研究會常務理事、中華詩教學會理事、北京曹雪芹學會理事等。

    出版學術專著《王陽明年譜輯存》、《中國古代文學傳習錄》、《清代文學文獻學論稿》、《杭世駿年譜》等。


 

    嘉靖七年(1528)九月初,王陽明途經廣西橫州,船夫指著烏蠻灘上一座寺廟說:這就是伏波將軍馬援廟。船夫的話喚醒了王陽明塵封已久的記憶,盡管咳喘不止,王陽明還是強撐著病體拜謁了伏波廟,廟中陳設,一如十五歲時夢中所見。跨越了千年時光,王陽明與馬援的行軍足跡在橫州宿命般地交織在了一起,王陽明可能意識到,兩人交織在一起的,何止是足跡,而且還是命運,是相似的悲劇性命運。

    王陽明在廟中徘徊良久,歎息人生之艱難,寫下了兩首詩。這兩首詩與其說是憑吊馬援,毋寧說是憑吊自己。《謁伏波廟二首》:

其一

四十年前夢裏詩,此行天定豈人為?徂征敢倚風雲陣,所過須同時雨師。

尚喜遠人知向望,卻慚無術救瘡痍。從來勝算歸廊廟,恥說兵戈定四夷。

其二

樓船金鼓宿烏蠻,魚麗群舟夜上灘。月繞旌旗千嶂靜,風傳鈴柝九溪寒。

荒夷未必先聲服,神武由來不殺難。想見虞廷新氣象,兩階幹羽五雲端。

    十五歲時,王陽明仰慕的是馬援馬革裹屍的豪情,是馬援南征北戰的卓越功勳;五十七歲這一年,王陽明歎息的是馬援無法扭轉局勢的命運,是馬援蒙冤而死的悲劇。王陽明的功勳不在馬援之下,王陽明的冤屈更是在馬援之上。

    建武二十四年(48),武陵五溪爆發叛亂,武威將軍劉尚奉命出征,因孤軍深入全軍覆沒。六十二歲的馬援主動請纓,劉秀心下大喜,命馬援率中郎將馬武、耿舒等,帶兵四萬人南征五溪。此時的馬援無論如何也不會想到,這一次出征,竟然是有去無回的絕命之旅。

    次年春天,軍隊抵達臨鄉,打了一個小勝仗,斬殺俘獲了兩千多人。之後的戰局卻是急轉直下。漢軍到達下雋之後,有兩條路線可以出擊:從壺頭進攻距離最短,但是水路比較艱險;從充縣進攻路程平坦,但是路程較遠。馬援認為後者所需時日過多,糧草有限,拖延不起,不如從壺頭進攻,遏住敵人咽喉,出奇製勝,這個決議也得到了劉秀的認可。然而漢軍抵達壺頭之下,敵人憑借山勢之險,在山頂安營紮寨。山下就是大江,風大水急,漢軍戰船根本無法靠近壺頭,更不要說攀援而上,攻擊山頂的敵人了。再加上天氣炎熱,水土不服,將士病死者甚多。

    馬援一籌莫展,進退兩難,也一病不起。

    禍不單行,副將耿舒彈劾馬援。在此之前,耿舒主張從充縣進攻,沒有被馬援采納,心生不滿。耿舒通過其兄耿弇上書劉秀,詆毀馬援用兵不當,進退失據。劉秀輕信耿舒兄弟之言,派中郎將梁鬆前往五溪監軍,並訓斥馬援。

    梁鬆還未到五溪,馬援就病死了。梁鬆早就對馬援心懷不滿,現在馬援已死,梁鬆就夥同耿舒誣陷馬援,劉秀聽信讒言,追回了馬援新息侯印綬。

    梁鬆因一件小事,記恨馬援。馬援有一次因病閑居在家,梁鬆前來探望,執禮甚恭,馬援未還禮。梁鬆走後,家人就問馬援說:梁鬆是當今聖上的女婿,公卿以下,哪個不讓他幾分?您為何不還禮呢?馬援說:我與梁鬆的父親是好友,我是長輩,他官位再高,哪有長輩給小輩還禮的道理?梁鬆可不這樣想,認為馬援瞧不起他,就懷恨在心,終於在馬援死後,陷害忠良,泄其私憤。

    馬援受光武帝劉秀寵幸的時候,造謠之人,無機可乘。馬援一死,牆倒眾人推,誣陷馬援的奏章紛至遝來,光武帝更加氣憤。馬援家人惴惴不安,唯恐大禍臨頭,對於馬援喪事,辦得冷冷清清,買了幾畝薄地,草草安葬了馬援。

    王陽明的遭遇與馬援極為相似。嘉靖五年(1526),廣西思恩、田州土匪叛亂,張璁、桂萼舉薦王陽明兼督查院左都禦史、總督兩廣及江西、湖廣軍務,南征廣西。此時王陽明已經五十五歲,肺病纏身,廣西瘴氣嚴重,不願前行。另外,平定寧王朱宸濠叛亂之後,王陽明受到明武宗及朝中奸佞迫害,險些被抄家滅門,早已對政局失望至極,隻求閉門講學,延續斯文道統,不願再涉足政壇。接到任命之後,王陽明屢屢上疏請辭,卻始終不被允許,王陽明隻好奉命出征。

    王陽明畢竟是軍事奇才,之前江西剿匪、生擒寧王,大名遠播,思恩、田州的草寇心知與王陽明對抗,無異於以卵擊石。王陽明也體貼土匪多數是為生活所迫,或者官逼民反,不忍加兵剿殺,抵達廣西之後,就頒布了招撫命令。土匪頭目盧蘇、王受被王陽明人格感召,率眾來降,一場叛亂就此徹徹底底地平息了。王陽明還借助盧蘇、王受的兵力,以及湖廣剿匪的少量軍隊,捎帶著把八寨、斷藤峽的土匪也剿滅了,平息了當地多年的匪患。

    王陽明本來就有咳喘痼疾,來到兩廣濕熱之地,水土不服,加之軍務勞頓,病情加重,漸漸漏出那下世的光景來。王陽明自知時日無多,多次上疏肯辭,但是奏疏上奏之後,均是石沉大海,未見任何回複。來自嘉靖皇帝與內閣的打壓,卻是接踵而來。

    嘉靖七年(1528)七月十日,王陽明上《八寨斷藤峽捷音疏》,講述了剿滅兩處悍匪的經過,而且還特意對嘉靖皇帝與內閣、兵部官員歌頌了一番,把功勞歸之於嘉靖皇帝的運籌帷幄等,即奏疏所言:此豈臣等知謀才略之所能及,皆是皇上除患救民之誠心,默讚於天地鬼神,而神武不殺之威,任人不疑之斷,震懾遠邇,感動上下;且廟廊諸臣鹹能推誠舉任,公同協讚,惟國是謀,與人為善。故臣等得以展布四體,無複顧慮,信其力之所能為,竭其心之所可盡,動無不宜,舉無弗振,諸將用命,軍士効力,以克致此。也就是《謁伏波廟》詩中所言:從來勝算歸廊廟,恥說兵戈定四夷。

    王陽明的這篇奏疏把自己的功勞貶抑得很低,把嘉靖皇帝與當朝權貴捧得很高,本以為能沐浴皇恩,獲得權貴同情,批準其辭職還鄉養病。結果是事與願違,嘉靖皇帝接到奏疏,大發雷霆,批評王陽明此捷音近於誇詐,有失信義,恩威倒置,恐傷大體。嘉靖皇帝果然是聖心難測,讓人捉摸不透,這個批評對於王陽明來說,簡直是滅頂之災。是誇張,即誇大個人功勞,有居高自傲,藐視朝廷之意;是欺騙,即顛倒是非,欺騙朝廷,有欺君罔上之罪。

    嘉靖皇帝還指出王陽明處理廣西軍務恩威倒置,致使朝廷顏麵受損。嘉靖皇帝的批評不僅抹殺了王陽明的軍功,而且還把王陽明變成了有罪之臣。其實,意欲迫害王陽明的何止是嘉靖皇帝,內閣大學士桂萼更是要置王陽明於死地。深知其中原委的黃綰,在《陽明先生行狀》中想象王陽明拜謁伏波廟的場景與心情,即至是舟至烏蠻灘,舟人指曰:此伏波廟前灘也。公呀然登拜,如夢中所見,因誦夢中詩,歎人生行止不偶雲。王陽明離開伏波廟,了結了四十多年的夙願,遺憾的是,王陽明所麵臨的更大災難,才剛剛開始。

趙永剛

 

圖文收集與編發:必威官网亚洲 (陽明文化研究院)中華傳統文化與貴州地域文化研究中心 辦公室

 
 
版權所有:貴州大學必威官网亚洲 (陽明文化研究院)    

電話:0851-83623539 傳真:0851-83620119 郵箱:whsy@gzu.edu.cn

地址:貴州省貴陽市貴州大學(北區)必威官网亚洲